27

4月

2021

天堂2d播放

Posted on 2021年4月27日 in 未分类

“不至于吧?”王应熊也被冯紫英这突如其来的“奇想”给吓了一大跳,若这个设想是真的,那就真的太危险了。

冯紫英摇摇头,把自己五年前在临清民变一幕中所见所闻告知对方,王应熊顿时就有些坐卧不安了。

“建州和察哈尔人乃至科尔沁、土默特人在京师城中都有眼线,这一点龙禁尉也知晓,白莲教在京师城中肯定也有暗点,但是龙禁尉就未必察悉了。”王应熊在兵部呆了这么久,对军务也日益熟悉,“职方司这方面就是短板了,更多的还是通过对外打探了解,这二者无法很好的结合起来。”

“有野心者肯定都会在大周京师城中布子的,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冯紫英阴沉着脸,“非熊,这事儿恐怕你要尽早向柴大人禀报,……”

“我去禀报?不合适吧。”王应熊有些迟疑。

他一个观政进士,什么都不算,直接去向左侍郎汇报,这就有点儿夸张了,相当于现在一个还在国防部实习的大学生要直接向常务副部长汇报的感觉,当然这个实习大学生是中组部培养对象,即便这样那也太夸张了。

“没什么不合适,大章不也是找到机会才入了柴大人眼,虽说在西疆苦了点儿,但是这一趟他回来,造化就不一般了。”冯紫英说的是郑崇俭。

这也是这一批观政进士中最让大家羡慕的,冯紫英他们没法比,但是像郑崇俭和方有度本来是他们这一科进士中十分寻常的,都是抓住了机会一跃成名,甚至连范景文、贺逢圣、吴甡几个都不及这二人,他们几人也是这一两个月被官应震点将进入中书科才开始闪耀。

见王应熊还是踌躇不定,冯紫英也能理解对方的忐忑,“非熊,咱们去年就开始做准备了,那你几位族兄族弟不是也替你在收集情报么?就凭这一点,你都该去柴大人那里说明情况,柴大人现在新官上任,正需要全面评估大周内外情况,你这会儿去正合他胃口。”

“那紫英你……?”王应熊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我就不必了,前两日我还给柴大人找了点儿事做,柴大人也把我给招了去说了好一阵,我也和柴大人说了,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现在是替中书科做事儿,这等军务最好不要再找我。”冯紫英笑了一笑,摊摊手:“非熊你觉得我现在还有多余精力来关注其他么?”

王应熊也知道冯紫英现在是大红人,大忙人,也是他们这群人羡慕都羡慕不过来的。

下午茶时间清纯妹子

以前内心还有些不服和羡慕嫉妒,但是随着冯紫英从西疆回来提出了开海之略,尤其是两度下江南,被皇上和内阁屡屡单招觐见,他们的心思也就渐渐淡了。

差一步两步大家还可以奋力追赶,但是差上十步二十步,这就非人力所能企及了,还不如脚踏实地一点儿,立足现实做好自己现在的事情,争取不被甩的太远。

见王应熊不做声了,知道对方接受了自己的建议,冯紫英也松了一口气,顺带和他谈起了叶赫部的事情。

王应熊对军务这一块还是很上心,也提到了乌拉部现在面临建州女真的凶狠进攻已经有些招架不住了,判断其如无意外,或者没有外力干预,三年内乌拉部就会被建州女真吃掉。

“这是大周不能容忍的,乌拉部是打开东海女真的门户,一旦乌拉部被建州女真吞并,东海女真诸部分布散乱,其部落结构落后松散,实力相对较弱,而且对建州女真远不如海西四部这么敌视,很有可能在较短时间内就会被建州女真收服,到那时候连朝鲜可能都不得不倒向建州,……”

冯紫英谈了自己的观点,王应熊深以为然之余,也是颇为惊异,“紫英,你对女真诸部的了解之深,我看就连兵部里边都没有几个人能赶上你,对了,令尊可是要出任蓟辽总督了?”

这已经不是秘密了,冯紫英点点头:“可能是吧,原本说是出任三边总督,但现在看来李大人病倒,只有让我父亲暂时顶上去了,……”

“李大人是真病倒了?”王应熊脸色诡异。

冯紫英瞥了对方一眼,“那不重要,起码这是一个姿态,他不准备在辽东发挥作用了。”

王应熊默然点头,这是一个时代的终结,宣告了李氏在辽东统治数十年的终结。

军务很急,但是那却不是冯紫英的主业,还好有王应熊可用,起码可以随时提醒着内阁和兵部那帮人不要太疏忽。

冯紫英相信让王应熊这样一汇报,柴恪知道该怎么做。

龙禁尉太懒散了,如果他们没能拿出柴恪想要的东西,那么要么是有些人失职了,要么就是有人被收买了。

午饭在马巷胡同吃的,尤三姐天癸来了,两姐妹天癸都是脚赶脚,冯紫英还能抱着尤二姐睡一觉,没准儿晚间两女都只能高挂免战牌了。

午睡搂着尤二姐小睡半个时辰之后再来鏖战一番,可谓神清气爽。

没有妹妹助战,尤二姐根本不是对手,但这般软玉温香在怀,尤二姐又是一个温存性子,只顾着迎合郎君的采撷,这时候却是半丝气力都没有了,哪怕是多躺一会儿也是舒服的。

还是尤三亲自替冯紫英着衣,冯紫英这才起来。

倪二早已经在门外候着了。

这厮果然是个人才,知道在冯府那边很难得入得门,干脆就守定这边,也基本上算准了冯紫英来这边的规律,基本上是三五日就要过来一趟,要么是中午,要么是晚上。

晚上自然是不方便的,第二日一大早冯紫英就要走,唯有中午,一觉醒来,就还有些闲暇时间。

“冯大爷,大家基本上已经维持目前局面了。”倪二搓着手,喜滋滋地道:“还是大爷的办法管用,那边果然还是有些忌惮的,……”

冯紫英摆摆手,“倪二,眼光放长远一些,莫要只盯着这点儿,新任工部尚书李大人也是一个想要有一番作为的,加上顺天府这边也有些配合,朝中本身就对城里的情形不太满意,所以日后街巷还有许多拆拆补补修建,你手底下不是有一帮人么?物色一二懂营造修建的,自个儿把班子拉起来,若是日后这工部有活儿,不是也可以承揽?……”

倪二双目放光,这是冯大爷又在给自己指路啊,“爷放心,小的啥都没有,就是不缺人,上前年自保定府和河间府逃荒又来了一两千号人,内里也有些懂这一行的,其中有人拜到我门下,我还在琢磨如何替这帮人某些生计,……”

“不要什么都抓在自己手上,也要学会选人用人,你有那么多精力顾得过来么?贾府和北边的吴贵妃、周贵妃府上不是都要建园子么?你就没打听到点儿消息门路?”冯紫英提醒道:“这些个都是不差钱儿的主儿,只要你有人有门路,便是揽到一些边角,那都是赚钱的大生意,……”

既然贾府和其他几家贵妃府上都已经赌上了这口气,面子放不下来,冯紫英自然也不会去自讨没趣,这几家估计府邸园子建起来,造价不会低于一两百万银子,虽说是私人园子,但是要比照天家省亲来,这里边油水不言而喻,就看倪二自个儿去琢磨了。

“不瞒爷,贾府那边儿小的已经搭上线了,……”倪二轻笑,只是这满脸横肉的脸这般诡秘笑容看起来不太爽。

“谁?”冯紫英也有些好奇。

“珍大爷和小蓉大爷,另外琏二奶奶也递进去话了,……”倪二很笃定。

冯紫英一愣之后也觉得差不多,贾琏如果不留在京里,这等事情像贾赦、贾政又是不太可能亲自具体操作的,估计也就只能是贾蓉和王熙凤来具体经管了,不过这等肥差,贾赦岂会不插一脚?

“赦老爷没过问?”

倪二也是一惊,这位爷可真是了解贾府,但想想他府上有贾府送的大丫鬟,而且又要娶二位老爷的外甥女,自然也是了解的,点点头:“大老爷也找了人和我打招呼,说要分一股,小的暂时还没回话,……”

冯紫英哑然失笑,这才是贾赦嘛,这样肥一块肉,他怎么可能不来分羹?

“嗯,这等事情你自己斟酌就行,不过我刚才提到的吴家和周家,你也可以想办法找路子进去,赚得一笔算是一笔,……”

冯紫英言语中没有其他语气,但是倪二却能明白,点点头:“爷放心,这京师城里就还没倪二挤不进去的,不过是些泥水活计,谁干不是一样?无外乎也就是和贾府这边的情形,便是现在没有路子,倪二也能找出路子来!”

冯紫英满意的点点头,这手底下还真的需要这样一个混不吝的角色,许多不方便的事情,便能安排他去做。

京师城中修建活计并没有一个统一的,大多都是这等找一些熟手来牵头,然后各自去找相熟的伙计,冯紫英希望倪二可以在日渐专业化上走在前面。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