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4月

2021

茄子短视频vip破解版

Posted on 2021年4月26日 in 未分类

火焰来势汹汹,很快就要灼烧到持藤条的人,他根本来不及掏出别的符宝应对,只得把藤条当做暗器,囫囵甩向任一。

“兄弟,小心!”猛汉不由得大声提点道。

另外站在一旁晾阵的太子八祈和毛显得两人,神情只是略微紧张了一下,身子却是不为所动。

八祈是因为他那有些诡异的直觉告诉他,任一能应付过来。这样的认知来得莫名其妙,毫无根据,很是捉摸不定。

但是,作为一个能力超强的至强者,他有自信,就算是在最后一瞬间,他也能化解这场危机。

毛显得的镇定,则是因为,他对任一很了解,因为他的修行一直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从来没有一丝一毫的错过,自然知道他的能耐有多大。

只不过,面对对方的符宝袭击,要是一个应付不好,就会弄得半死不活,这多少让他有点不安。

面上不显,这手里的符宝却是一直捏着,准备随时应援。

“喝……来得好!”

任一中气十足的大喝一声,身聚五行元素,那藤条上的火焰如臂指使,居然被他两指一比划,收归己有。

藤条作为木属性的武器,也反客为主,半路就被他收服,一把握在手里。

也就这么电光火石之间,任一就把这场危机转化,还轻而易举就收服了对方的符宝。

纯美紫淇白纱幔帐尽显迷人曲线

持藤条的人忍不住惊呼出声,“怎么会?不可能的,你居然抢了我的符宝?”

修行界里有个公认的定律,无论是符宝,灵宝,还是仙宝,谁第一个使用灵力印记之后,那个武器就会被谁控制。

像现在这样,半路被人截胡套走武器的,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就连太子八祈这样见多识广的大人物,也不由得对任一刮目相看起来。

这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就算是他,他面临这样的情况,也只能采取暴力击破或者退避三舍,根本没法如此轻而易举的改弦易辙。

假如……他也会这样的手段,遇上危机的时候也这般作为,是不是以后见到眼馋的法宝,直接用这样的手段拐过来呢?

想到这里,他的心里不由得一阵火热。

至于毛显得,他心里虽然也震撼,但是并不贪心,因为他知道任一拥有五灵根。

只是在修行界以往的认知里,这样的灵根是属于废材灵根,垃圾中的垃圾。修炼需要的灵气太多,是单灵根粉五倍,突破占据的时间比十倍还要多,灵根越多,突破越难。

单一灵根想要修炼到神王境,在灵隐大陆,古往今来不知道凡几。但是在神王废墟秘境里得到的典籍来看,别的大陆,单一灵根这样的神王境强者却是多如牛毛。

而双灵根的,就稍微少一点,至于三四灵根的就已经凤毛麟角,五灵根,基本上已经被判死刑,不可能有突破的事。

除非像蓝灵的前主人那样,富有诸天万界的宝库,躺在无尽的资源世界里修炼,那样的情况下,假如能在寿命终结前突破到神王境,绝对一个打百个,甚至是千个普通神王境修士的至强者。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一加一叠加那么简单了。

任一才修炼了一个月而已,还只是个三级小修士,此时已经会用这么逆天的手段,收取对方的法宝,假以时日,毛显得已经不敢想象他将来会如何逆天了。

那持藤条的人对于自己失去的符宝心疼得难以复加,不过为了不受制于人,他重新取出了一个符宝,幻化出一把大锤子,对着任一就攻击而去。

“小子,拿了我的,给我吐出来吧!”

这锤子对着任一的胸腹处就要进行重击,任一如何能让他得逞。手里新缴获的藤条法宝一个旋转,对着大锤子就纠缠而去。

明明是木制法宝和金属法宝,愣是打出了火花,四溅之间,把地上的桐油点燃了起来。

熊熊烈火垫底,灼烧着半空中纠缠打斗的两个法宝。这次,藤条在任一的控制下,并没有被火焰波及,反而那大锤子,只不过才片刻功夫,居然烧得一片通红。

噼里啪啦一阵打斗后,大锤子严重变形,身子不甚灵活,甚至有软化成液体的趋势。

那边手持大锤子的人已经额头见汗,操控越来越吃力起来。

猛汉两眼放光的看着任一,对于他这番表现大感意外。当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以前还弱的要学武技的俗人,一眨眼的功夫,居然就能和修士斗起法来,如果不是他对于他仍然充满了好感。他都要怀疑,自己眼前的人,是不是被掉包了。

至于红女郎,整个人被铁链牢牢困住,已经被人遗忘了,谁也没功夫去关注她。

她的嘴被三石下了禁言咒,当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她只是个俗世里的弱女子,如何经得住这般残暴的对待。

原本吹弹可破的柔嫩肌肤,此时被铁链无情的勒得青紫一片。甚至因为她没有外衣蔽体,已然有了不少擦痕。

好好的如玉美人,硬生生折磨成如於美人。

当大锤子终于变成一堆破铁水时,这个符宝也终于被废弃了。别问他为什么不把符宝回收,他……压根儿动弹不得。

任一手里缴获而来的藤条,牢牢地拉扯着大锤子,他根本就拿他没办法。

接二连三的出师不利,其损失已经大到超过了此人的承受能力。他看了看那被捆得结结实实的女人,咬咬牙,掏出一颗蓝色的球,狠狠丢出去。

“哈……来得好!”

毛显得眼睛一亮,整个人化作一道虚影,对着半空中的圆球抓溜过去。

“什么东西?激动个什么鬼?”

太子八祈眉毛一挑,看着毛显得那激动的样子,他后发制人,抬脚就赶了上去,抢先一步抓到那圆球。

他看着手里并不沉重的圆球,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正琢磨着呢,一旁的毛显得已经气急败坏的跺起脚来。

“哎呀!你这人……真是,居然和我抢这个玩意儿,他对你又没啥用?”

“是没啥用!”太子八祈面不改色的在心里嘀咕道,“鬼才知道怎么用!”

tags: